这支与风险抢跑的应急“国家队”,5年来处置了120余起突发环境事件,保障了人们的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
撰写时间:2021/12/15文章来源:中国环境

  10月30日,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应急研究中心主任虢清伟往工作群里分享了一条链接。当这条名为“喜报:华南所生态环境风险管理与应急技术研究中心荣获‘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先进集体’称号”的讯息躺在众多工作消息中时,群里的成员还在全国各地:有人在一线应急,有人在外地承担培训任务,有人刚出发准备支持地方应急工作,有人在开展科研工作…… 

  喜讯使分散的成员重聚起来,大家刚知道,原来自己获奖了。 

  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表彰每5年评选一次,重点表彰在关系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大国家战略、重大工程项目、重大基础科学研究、关键核心技术公关等领域中,涌现出来的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 

  大家深知奖项的分量,无数的庆祝表情和链接在朋友圈里“刷屏”,虢清伟一边给同事们挨个点赞,一边回忆起近些年的工作。 

  应急中诞生的“国家队” 

  近些年,华南所生态环境风险管理与应急技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华南所应急中心)的足迹分布在全国各地。 

  2020年3月28日,黑龙江伊春鹿鸣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发生泄漏,253万立方米尾矿砂奔流而出,迅速涌进松花江二级支流依吉密河。污水团一连冲破了8道拦截坝,形势一度危急。 

  华南所应急中心团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钼矿尾矿砂泄漏,河水中的悬浮物颗粒难以自然沉降,河里含泥量大,几乎在80%-90%之间,这是当时应急处置中的“头号”难题。当地气温突然骤降,冰水混合,应急控污工程效率断崖式下跌,这又使得处置“难上加难”。 

  3月30日晚8点,团队到现场一小时后,立即开展除钼实验。但他们几乎试遍了各种常规工艺、不同参数的除钼实验,结果都不理想。 

  一次次的失败使团队感到棘手和焦虑。在取样做实验的依吉密河的下游,如果不及时处置成功,势必威胁到下游跨国界河流松花江的水环境安全,呼兰河沿线50万亩稻田的灌溉安全也难以保障。 

  9点、10点、11点……一筹莫展之际,在全面分析涉事企业的选矿工艺后,华南所应急中心高级工程师张政科突发奇想:能不能打破常规絮凝工艺顺序,先投加聚丙烯酰胺降浊,后投加聚合硫酸铁除钼? 

  31日天快亮时,实验结果显示:钼去除率一步达到90%以上,效果非常好。经过一整夜“惊心动魄”的实验后,团队终于打通了钼应急处理工艺。经后续处置,“不让超标污水进入松花江”的目标也终于实现。 

   

  图为张政科(图右)在依吉密河现场开展实验,演示研究成果。张政科/供图 

  这5年来,华南所应急中心受生态环境部应急办调度,还参与了包括2021年甘陕川1·20铊异常事件、2021年云南曲靖铊污染事件、2020湖南湘江重油泄露污染事件、2020湘江铊污染事件、2020年新疆伊犁州新源县邻甲酚泄漏事件、2020年贵州遵义桐梓管道柴油泄漏事件、2019年江苏响水3·21重大爆炸事故等全国22省市区大大小小120余起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处置的“硬仗”,每场“硬仗”,都关系着数以万计人的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 

   

  图为响水3·21重大爆炸事故应急处置,团队在开展实验。(从左至右分别为张政科、陈思莉、黄大伟) 陈思莉/供图 

  虢清伟告诉记者,这支队伍是在环境应急中“诞生”的。2012年春节前夕,广西壮族自治区龙江河发生镉污染。当时,龙江拉郎水电站水质镉含量超标约80倍,而下游柳江是370多万欢度春节的柳州市民唯一的水源。 

  虢清伟就是当时被派去应急的联合专家组副组长,他提出的多级除镉等系统方案付诸实施后,确保了柳州市及下游饮用水水源安全,这次应急处置被各界认为“创造了奇迹”,也被誉为“中国环境应急史上最成功的一例”。事后,他暗自琢磨——或许大家的专业知识在应急方面能够“大有可为”? 

  经此一役,各级领导形成共识——一定要成立一个专门做应急研究的机构! 

  经审批,2012年,华南所应急中心诞生了,它也成为国内最早开展环境风险与应急研究的专业机构之一。 

  当时,就算把作为召集人的虢清伟算进去,成员也就十几人。 

  现在华南所应急中心已有成员65人,“名气”也越来越大。虢清伟告诉记者,“这两年来的招录中,很多竞聘者都是‘慕名而来’的,我们虽然开心,但还要继续努力,不能辜负这帮年轻同志。” 

  虢清伟表示,目前团队有意识地做“传帮带”的工作,带年轻人来现场历练,希望培养更多的同志们能独当一面,给全国各地输送人才。 

  2020年底,经中编办批准,华南所加挂“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应急研究所”牌子,这支队伍成了目前全国唯一专门从事生态环境应急研究的“国家队”。 

  就这样,这支队伍在应急中诞生、应急中锻炼成长、应急中破解难题得到经验,又转身在为防控、处置国家突发环境事件中投入所有。 

  科学“灭火”与“防火” 

  如果说应急处置像一场战役,技术骨干就如同“军师”一般,要跟时间赛跑,而且“战役”往往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硬仗”。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军师”,也需要好的“兵器”来帮忙。 

  应急现场需要科学研判,在平时注重应急技术研发的同时,华南所应急中心研发出了便携式的环境应急实验箱,其中包括常用的重金属混凝药剂、有机物吸附药剂、氧化药剂、还原药剂以及常用试验耗材等。凡是前往应急现场的成员,都会随身携带。 

  应急现场要求尽快攻坚,开发处理工艺,每一步的创新和试错都被卡着倒计时。这样一只小小的环境应急实验箱,陪伴多位技术骨干突破常规的处理思路,度过了“尖峰时刻”。 

   

  图为环境应急实验箱。张政科/供图 

  除了上述的应急实验箱外,华南所应急中心还拥有各类环境应急与风险研究仪器设备500余台件,为每次应急成功“保驾护航”。 

  “兵器”在手,还有什么能够支撑科学地应急呢?答案是团队的协作配合。 

  每一次应急展开时,团队要第一时间指导现场展开溯源、处置,要立即“摸”出来工艺参数,要制定应急处置技术方案,要群策群力地讨论该在哪里封堵、哪里“投药”,有的人要现场调度协调沟通,有的人要反复计算药剂量。跨流域的污染事件发生时,多位成员还需要同时奔赴各地进行跨省域协作。 

  不仅如此,团队后方还有一个信息化小组,在近两年内,已经把全国10大流域水系关系全部梳理清楚。华南所应急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常莎说:“一有事件发生,事件触发点在哪里,将会流进哪个水系,下游有什么敏感受体、敏感目标,存不存在饮用水水源地,水的流向是怎样的,信息化小组都会在现场支持,利用自主开发的环境应急信息化平台,立即绘制系统图,一眼就可以知道重要信息在哪里。” 

  互相配合中,成员并肩“战斗”,打赢了一次又一次“硬仗”。 

  可是华南所应急中心并不想只停留在“灭火”的阶段。“你现在光会救火、灭火还不行,如何来防火,对我们来说也是未来的一个重点。”虢清伟说。 

  华南所应急研究室主任陈思莉介绍,事前的风险防控研究、事中的应急处置研究、事后的调查和评估研究都是华南所应急中心花很多精力在做的工作。 

  团队7成的应急工作都在跟水打交道,跨流域的水污染事件处理难度较大,这是团队成员的共识。因此,在流域风险防控方面,团队很早就下功夫,做了文章。 

  “2016年还没有流域风险防控概念,当时的风险防控和评估的方法只是针对一个区域或者说是一个企业。我们团队针对这个空白,在国内率先开发了流域环境风险防控技术,2017年首次在新疆伊犁河、额尔齐斯河、额敏河等3条跨国界河流成功应用。”陈思莉说。 

  除了流域风险防控外,针对应急中发现的技术薄弱问题,华南所应急中心都暗自在心中“记账”,他们率先开发的环境应急处置技术体系,已在2019年江苏响水爆炸、2020年黑龙江鹿鸣矿业尾矿库泄漏等200多起突发事故中获得成功应用。 

  据华南所应急研究中心高级工程邴永鑫介绍,近年来,他们主持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各类科研项目200余项,累计发表论文300余篇,授权专利100余项,软件著作权60余项,出版专著12部,编制标准30余项,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等奖项。 

  不仅如此,他们还承担了全国“环境风险与应急”等相关培训200余场,全国超20000人次参加了培训课程。 

  由华南所应急中心探索的环境风险的多级防控体系,有的在多地试点,有的即将面向全国铺开。 “国家队”真正扛起了全国范围内“防火”的责任。 

  “国家队”的荣光 

  接通记者电话的时候,华南所应急中心的多位技术骨干还在各地一线应急。华南所应急研究室副主任黄大伟说,一年365天,团队里大部分的应急成员200多天都在出差,100多天都在应急。 

  由于应急次数多,强度大,华南所应急中心养成了“铁军”作风——应急处理要随叫随到,成员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基本没有接不到电话的情况。 

  “熬夜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常态。”黄大伟表示,去应急现场,大家会处于一种焦急又亢奋的状态,一心想着解决问题,睡不着觉是很正常的。团队的最长纪录是在2017年处理南川钼污染事件时,5天5夜基本没睡觉。 

  “屁股都不敢挨椅子,一挨就怕睡着了。有些同事直接可能就是在地上眯了几分钟,当时大家的嘴唇都是裂开的,人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 张政科说。 

  “都知道应急绝对是个苦差事,现场肯定是没日没夜地攻坚克难。但是大家都非常珍惜每一次应急机会,点将点到谁,团队中的成员绝无二话。这也是在珍惜‘国家队’的这份荣光。” 虢清伟说。 

  虢清伟告诉记者,团队成员王俊能有一次刚出差回来,晚上10点下飞机时接到电话,要赶第二天凌晨的航班去应急现场,他只在家呆了两个小时。这种情况在团队中屡见不鲜。 

  “我们这些男同志还好,一些女同志们,家里的小孩也不大,作为母亲她们确实还是付出的更多。但是说往前冲的时候,都不会含糊。”虢清伟说: “对我们来说,应急工作一定是第一位的,这是我们的责任。” 

  65个成员集体获奖背后,是65个家庭在付出。 

  虢清伟的两个孩子,基本上孩子们是由妈妈在管。虢清伟坦言:“我确实因为管的少付出少,平时在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孩子的确也很难理解我到底平常在做什么事,为什么一天到晚都可以不着家?为什么节假日很少能陪他们?或许他们以后就会明白了。” 

  他养成了一有空就跑步的习惯,他说:“应急现场需要一个好身体,这是为了国家。另外我孩子也还小,希望她们长大了,我还没老。” 

  除了自己的孩子,华南所应急中心也像是虢清伟的另一个“孩子”。 

  对于这个特殊“孩子”的未来,他谈了3个期望:“不能辜负国家及各位领导对我们的期望,首先是要苦练内功,应急工作中欠缺的领域,毫无疑问都是我们的职责。其次,希望未来我们的队伍能多出卓越的人才、领军人才、优秀的青年拔尖人才。最后,这些年的成果,虽然也逐渐在全国得到应用,但是远远不够,将来我们还是要多出成果。” 

   

  图为华南所应急中心部分人员合影。虢清伟/供图 

  编辑:谢佳沥 

    

@ 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版权所有